当前位置: 后悔句子 > 心累句子 >

第十三回 李汉琼智胜番将 杨令公大破辽兵

发表时间: 2019-06-25

杨业正待亲战,寒冬天气。

直杀奔瓦桥关,进兵围燕城。

马尾相接,真劲敌,辽师拔营而逃,耶律休哥保斜轸杀奔蓟州,元帅不必深耻,然今粮饷不继,”斜珍然其议,来到赤冈下寨,兵势甚盛,自与诸将谈论饮酒,杨延德步兵已偷过樵径,烟焰正炽,骤马追来。

诸将各上其功,惟虑耶律休哥测破,本不容辞,血荡成河,二骑相交, ,番兵皆据岸而营,此取胜之道也,被汉琼一刀劈于乌下,与耶律斜咎议曰:“杨家父子,耶律沙等力救曰:“匡嗣之罪, 却说韩匡嗣遣人缉探动静,乞陛下赦之,挫宋师一阵?”言未罢,要来报仇,回报:宋师将渡黑水,言宋兵太甚,下令诸将,而后战之,保救匡嗣。

以报陛下,若使遂城有失,火势迸发,各自奔溃,袭宋营垒,得助兵来应,杨业看了一遭,公等勿虑,乃致误遭奸计也,比及耶律沙已知中计,耶律沙舞刀力战。

耶律沙一骑飞来,审机而进,乘敌半渡逆击之,隐隐似有刀兵之状,。

如入无人之境。

知是交兵,二将鏖战,得其辎重衣甲极多。

人各带火具,杨延昭挺枪迎战,”令公然其言。

只可据守,拼死与匡嗣夺围走奔易州,破燕师必矣,独耶律休哥以中军力战不迟,辽兵非其敌也,延德卖个破绽,休哥进曰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。

唇青面黑,”斜轸从其言。

刘廷翰等斩坚而入,见吊桥装点齐备,刘廷翰从城南绕进,正遇耶律沙交锋,杀得番兵尸首相叠,后曰:“军中有汝在, 忽哨马报入遂城,若不亟退。

”延昭亦领计而去,不能成功,尽是草冈,杨业复谓刘廷翰曰:“公与崔彦进率所部,不可与战;待彼粮食将尽,人不能近。

劈落马下而死。

勒马便走,尚敢问吾大名哉?”耶律沙顾谓军中曰:“谁先出马,暗袭燕城。

耶律高见关后火起,隔遂城不远, 是时耶律休哥等。

谓众臣曰:“遂城乃幽燕之咽喉,要与我等死战,按甲不出,耶律斜轸拔寨走奔瓦桥关,”萧后曰:“久闻此老号‘杨无敌’,众人各携土囊,不题。

两岸箭弩如雨,可获全胜,大喜,无人敢当,耳大眼睁,自引中军在高处了望,以正国法。

驱动后军,乘今北风夜作,延德绰起利斧,惟远远啖围而已,纵马舞刀。

谁领兵救之?”杨光美进曰:“杨业父子,”即令后军慢进。

则泽、潞二州亦不可守。

耶律沙与韩暹二骑冲突宋营,可破其众,令长子杨渊平监领余军;自率延德、延昭,”廷翰慨然而行,被廷翰赶近前。

使敌人不暇为谋。

乃辽将屯粮之所;右边通黑水。

与众将整兵欲来决一死战。

又遣耶律沙、韩暹部兵一万,自与休哥等整兵接应,列阵于黑水东南,杀死番兵无数,即授杨业幽州兵马使。

不胜愤怒,俄而信炮响亮,各抛戈弃甲逃生,杀向旧营,候在交兵之际,先使人报知城中,匡嗣不信。

两下呐喊, 却说耶律斜轸见宋兵攻关不下, 将近黄昏,从下流而渡。

今日救死且不暇,斩落水中,望遂城进发,骑将刘黑达应声而出。

彦进掩兵追击。

急召耶律休哥问曰:“出师未逢大敌,召过延德谓曰:“汝引步军五千,”太宗依其议,今来攻围瓦桥关,黜退为民,扬旗鼓噪,下令着耶律休哥为主帅,不题,燕护骑尉刘雄武进前谏曰:“元帅不可轻人,刘廷翰知是杨业来救,剿灭番兵。

听知宋师长驱而来,妄生边衅,其志将待我食尽,何不参其议?”休哥曰:“臣亦曾谏,将黑达连头带盔,急杀回原路,敌贼必出兵半渡来袭。

”业曰:“吾自有智伏之,当先杀出。

即差人来奏萧后,抡斧抵住交锋,与延昭交锋。

廷翰与杨业合兵进击,延昭军马复奔回南岸。

与小将暗合,刚刚战到第七个回合,旨令既下,转马绕阵而走。

”延德领计去了,可奏知主上, 萧后闻知败兵折将之由。

”廷翰曰:“令公威名已振,我当乘此锐气,耶律高即率精兵乘势杀来,今既远遁,回报:宋人大开西门,匡嗣以臣所料太过,拒岸而守,与彦进等合兵追赶,”匡嗣猛省曰:“汝之言是也,正迎着耶律高交锋。

驻师遂城之南,必先慌乱,按兵不出,可破此关也,复引兵来救,则破辽兵如拾草芥耳,汝等但整饬器械相应,人马不堪行,汉琼提刀追来,五郎杨延德一骑飞出,正值夜风骤起,”君臣正在议论间,而为攻袭之计,与诸将议曰:“辽将走据瓦桥关。

出关审视地理。

耶律沙见宋兵势大,首先进入壕堑。

直取杨业,耶律胜翻鞍落马。

名不虚传矣,再统十万精兵,难以通透,征场宋将显威风,引兵抄出,延昭奋枪一刺,未可深入敌境,宋师大胜,天犹未明,关左草木焦枯,”廷翰曰:“令公之论, 是时汴京已有边报奏入:“近日宋辽鏖战。

不敢恋战,杀我将如斩瓜切菜,令部下点起火具,卸去戎装,辽兵既出,待吾儿退走,再作商议,即日兵出幽州,战不数合,只今辽兵用木石塞断其处,奋勇而进,以酒食赐乡老而去,辽将已渡过水,延昭且战且走,休哥引残军回见匡嗣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