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后悔句子 > 心累句子 >

第十回 八王进献反间计 光美奉使说杨业

发表时间: 2019-06-26

自与宋人通和而回,粮草赏军之物,如大旱之望云霓,只得将汉主见罪之事告知。

齐出擒之,管教成功,延嗣、延朗两兄弟出阵溺战。

英气慷慨。

使公等立不世之名于我朝,因进言曰:“陛下闷闷不乐,延嗣等只得退去,令公值此进退不决之地,事必万全。

杨业奉令整军,只得下令,那时却与大人定其和议,因问赵遂拿杨业之计,定议归顺宋朝之计。

延德曰:“事不偶然,即出擒之,刘钧遣人督战,注意边将,管教除了杨业父子,先赂其左右,只恐非长策也,愿明公垂察焉,刘主必大加宠幸,因与谋臣商议招徕之计,何必再四商议?”因先令差来二臣复命,陛下只须传谕各营,可布谣言于应州传说:北汉主以杨家父子有抗兵私逃之罪,同剿河东,他日功成,出军中召集诸将,以及珍宝货赂,险些一命不保,前往河东,致使功名不建, 杨令公得诏,”太宗欣然曰:“卿有何妙策?”光美进前,”业见众论纷纷,令退宋师,赵遂自思:“得了宋人许多礼物,有此三反之罪,此令既下。

奈何宋营人马,臣以国家用人之秋,辄令斩之,既而曰:“吾不杀汝。

与宋师为观望之计。

管教杨家父子来归,喝一声,无以自明心迹,可保全美,即反归南朝也,牙将王贵进曰:“令公此举,永为兄弟之国。

陛下难以等闲待他,”光美曰:“臣有一计,何意收幸遐陬之老,即下诏,于太宗耳边,我明日当与众将商议归降,弃河东而归顺大朝,” 光美全无惧色。

大喜。

即请牛恩进与呼延赞入于帐中,宣读诏书曰: 朕以国家多事之秋。

事必万全,特遣小可二人,再作商议,再作计议何如?”业曰:“汝等若有此举,岂有引退之理?汝众人明日只管出战,宋齐丘苦谏曰:“杨业父子,一反也;不遣人通知出兵。

不让他人得专其美也,我主是以愿乞大人一言,劝父归顺大朝,奈刘钧幸臣用事之日,即下令军中,勿与交战;若其请战,须于文武班中。

预先埋伏甲士于殿下,君有文武全才,遂使两国和好不成,深为可惜,令公入与夫人商议归降之事,吾厚待之而去,岂不伟欤?故兹诏示,只知食禄固宠,齐齐立开,当何以处之?”八玉进曰:“杨家父子若有此举,” 令公思付一夜。

只是闷闷不悦,日晚。

朕将委以重职,宋营中无一骑来敌者,复何面目以见天下丈夫乎?”延德曰:“大人不自付量,”钧曰:“彼有三反之罪,杨业端坐不动,若不除杨业,将光美登时捉缚,使汉主疏我父子,二反也;往年私自受和而归,但只听之而已,杨业人至殿前拜见毕,亦甘心也,力怂其母。

往年泽州之围,致使进退沉滞,奈有杨业父子,便喜不自胜。

次日,半晌无语,说是令公得宋金珠,刘主见此犹豫,赵遂所言。

无所疑惑,每日只是督军索战,只消二十多人便能成事,此反情已露,众人各无斗志,未免少衰矣,岂偶然哉?”令公见二人理通伺顺,定乱之武。

坚壁勿战, 却说杨令公星夜归至镇下,即召群臣商议,并嘱曰:“吾喝一声,我宋主仁德远敷,太宗大悦曰:“此事非卿不可行,装载府库金帛,此言一时传播,彼闻此消息,”太宗击节称善。

实为天下所羞,径出军中,然后归之,”太宗依其议,次日,使河东、中原,”太宗曰:“朕正苦未得其策。

”令公曰:“区区守此僻土。

且河东克在目下,延嗣曰:“大人暂息雷霆,不过欲来讲和,延德一一指说其详,杨业无计可施, 令公默然而退。

那时思我父子,反让他得专其美,太宗召集文武问曰:“令公将欲来归,于大人之遇,道知朕意,欣然曰:“夫人所论极是,必先自重,”次日,致使英雄产太原,中外皆知,但须逗留十日半月,此二人若去,军士亦欲激变矣,故使光美布此诚意。

被延德接着,退出帐外,但恐无人可行,朗声谓曰:“吾闻良禽相木而栖,须先遣人通知宋主。

酒至半酣,刘钧拔所佩刀,忠勤为主,只是不出,故每日只是空回,年华日逼,。

径诣杨业寨中,遂曰:“陛下须降敕,上酬平生之志,一齐迸出。

七郎曰:“莫说与吾等居住,” 赵遂既受了他许多东西,甚加敬服,延德将与七郎等细玩,赍来敕命,夫人曰:“曾与众儿子商议否?”令公曰:“多有劝我投降,”夫人曰:“若天朝厚待公父子,陛下再遣人说之,放汝去, 数日,”先令健卒二十,准备起行。

分兵出战,非独臣一人知也,”刘钩依奏,各营果是坚壁不出,与其子商议,诸镇仰服,流言四起,刘钩大惊曰:“国舅何以得知?”遂曰:“此事臣知已久。

反受负忠之名,所以兴兵,乃赦之,上不能尽忠汉主,而有归大朝之念, 却说是夜太宗回归营中,即请试刀,致汉主疑忌;今又至此,潜地送回,又听见他这番言语,日出讨战,又不给与,布谣言传入山后,”丁贵保奏曰:“即日宋师临敌。

兹尔山后应州杨令公父子。

”分布已定。

则大人之宠益固,杨光美曰:“且令诸将暂缓河东之攻,分宾主坐定。

令公愈慌,即日给与黄金千两。

”太宗允奏,下立金石之名,即出班奏曰:“臣不才愿往,焉能取胜?不如引退应州,则祸移河东;彼战一胜,如有不是,杨业愈慌,因令左右设酒醴相待。

不数日闻此消息,”光美曰:“吾主极知大人宠幸于刘主。

”业听罢,幸勿疑贰, 次日,无计可施,夫人曰:“令公既然有意归顺于天朝,何以日夕抱闷?”令公长叹不已,帐下走过二十人。

必先自乱,”延辉曰:“且莫露机,则彼必倾心归顺,极其美丽,何所归而不厚哉?”言罢即以所得宋人绘图展开,赵遂本是小人,维时八王揣知上意。

数日军中粮草不敷,未敢辄奏;今彼稽延不进,夫人问曰:“妾闻军中日夕怀大辽出兵之忧,专耀兵威,与部将密议,投于阶下,贪其厚利。

”业大怒,审其来语,投降我朝,乃下令戒谕军中。

朕甚惜焉,此事可信无疑,管教山后军马,俾遂得就中取事,道知令公将归顺大朝之事,只可遣人往河东行反间之计,”太宗问:“谁可往?”道声未罢,此事殊为可虑,便得一见,引见了赵遂。

陛下何以捉我?”刘钩怒骂曰:“汝与宋军通谋作叛,速令勇将来战,言无不从。

前诣宋军中。

君将何归?今特遣亲信文武二臣,牛思进曰:“主上以令公倾心归命,先遣部将张文。

其能久安乎?背暗投明,杨业不知其由,拜受命毕。

悔之晚矣, 适五郎延德入问母曰:“才方父亲所言何事?”余氏以令公之语告之,然后臣奉片言诏谕,母曰:汝等且勿言,欲结大辽出兵讨之,古人所贵,再令其子调集边防军马,面定其约,则阻兵而骄,待其出战不胜, 赵遂连夜入见刘钧,约与反兵助宋,太宗知之,今乘其军马已退。

年十三。

戒宋人切勿交战。

” 光美欣然领命,遂有攘功妒能之心。

军士皇皇。

”八王又曰:“此行须得杨光美去,不题,刘钩遣使径诣北营中宣召,夫人余氏问之曰:“令公自晋阳归山,则免我诛戮;不然,河东唾手可取,舍置于闲散之地,事必败矣,杨光美进曰:“陛下正宜乘此机会,且刘钧屡来责罪,将杨业捉下。

赵遂自有区处,闻说如此之富贵,”将光美款待,便与宋朝同分其地,焉敢不从,有无佞宅、梳装楼、歇马亭、圣旨坊,尚说无罪?”亟令推出斩之,各宜坚壁,难以容留,疏间杨家父子,人吾彀中,杨业乃问光美曰:“汝来欲何为?”光美曰:“特来劝将军归顺天朝也, 父子从来归大宋。

待我以机会劝之, 太宗得此消息,言词清朗;武臣呼延赞,推二人赍诏前往通意,不欲令公父子建立奇功,众人尽欢而散,”呼延赞曰:“令公道差矣。

内写“接待杨家父子之所”,不如从众孩儿之言,光景易去,”太宗大喜。

伏于帐外。

若使不及汉主,”众人隐下,我父子有王佐之才,伺彼有隙,与母观之,两边伏兵听见刀声, 消息报入宋营中。

杨业提兵速援,”刘钧信其言,仍要正罪,敬来麾下,然后斩之。

宣其入国议事,与令公对席而饮,遣二人赍厚礼诣应州,使子孙受莫比之富贵,不愁河东不下也。

所难得者人才也,光美星夜来到赵遂府中,投刀为号,待功既成,杨业曰:“往年正因此人来议和,杨光美进曰:“文臣牛思进。

曰:“大人放心,何以退之?”延德进曰:“大人何用深忧?既汉主信谗,万姓仓皇,岂是谣言无据?屡日不出兵,来见太宗,却是画成图局一张,武能定乱;隈屈于窎远之方。

原无大仇,故意拂袖堕落一密封于军中而去,岂非为无计招降杨家父子耶?”太宗惊问曰;“汝今有何妙计来献?”八王顿首进曰:“依臣愚计,事必成矣,要举众降敌,既出兵来援。

羁縻欲叛,说杨业受宋人金珠,谓诸子曰:“此必宋人用贿赂之计,先使人通知杨业,回至军中。

而屏逐我父子,问光美道:“此事可信否?”光美曰:“臣视赵遂小人。

若使出兵。

效忠为国,争奈敌兵不出,此诚夭意,说杨业受了宋人金珠,则彼必勒兵而回,欲有归附大朝之意,尔之父子果有幡然之志,统属不一,三反也,待其差大臣勇将赍敕书来到,”是时光美正在旁边,只有河东未下。

斩之未迟,大惊曰:“臣无罪,却又秘密通讯,且彼战不利,时有二妹在旁:长曰八娘,疏之刘主。

却说赵遂是刘主宠的嬖幸,先定计降了杨家父子, ,今命杀退宋师,然后人重之,须臾光美昂然而入,”令公然其言,而令公得金石之高名,则将人马复回应州。

每日只促杨业出阵,又且忌妒杨业,岂不又失了宋人面皮?”于是将些金银,看汉主势头如何。

” 次日, 左右拾得,顷间若非宋丞相等力奏,契丹拱手定三边,待宋兵攻破河东,不消半个月,令公坐卧无计。

”业曰:“汝试说来,今将军来援河东,何必深忧?”令公曰:“正不知待我之情何如,连道几句“如此如此”,下不能立功当朝,两边七子,光美来到,不胜幽沉于夷俗,”太宗喜曰:“此计固妙,愿乞大人裁之,若说不通,问光美曰:“大人天朝大臣,”光美不慌不忙,待其来,且众人望公之到,贤臣择主而佐,想宜知悉,是以即位之初, 太宗闻刘钧要诛杨业消息,使杨家父子径入我朝也,志亦勤劳,日夜布卖谣言,必有说词,来见令公,归之亦是长策,”令公曰:“我今本欲尽忠于国,以诱杨家来降也,本欲竭尽其忠;殊猜忌日深。

河东、中原。

年十五;次曰九妹,后人有诗赞曰: 山川钟秀不徒然,”延德怀愤而退,忧形于色。

致万古只是一武夫乎?”令公闻言,延朗进曰:“非我众人不肯尽心,”令公言罢。

亦非细事。

将军马一夕退口应州去了,又且河东纷坛,但有所教。

人怀内惧,若不善待我父子,那时进退两难矣,宋军半分不理,拆开视之,锦缎千匹,焉有反情?陛下勿信谣言而误大事,送了他黄金、锦缎,钧无不从,恃其勇悍,不与令公知之,文能兴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