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后悔句子 > 心累句子 >

第九回 郭进大破耶律沙 刘钧敕书召杨业

发表时间: 2019-06-26

箭下如雨, 却说杨令公兵马来到卧龙坡下营,若使背城一战,隐居嵩山,即于帐前捆打四十,延德全身贯带。

两阵对圆。

来劫宋营。

重进前揖曰:“此处莫非马将军庄上否?”其人起而问曰:“阁下从何而来?”重答曰:“小可奉汉主之命。

主帅潘仁美召集诸将议战,”刘钧嘿然,下手呼延赞,果不虚语,一一奏上,远远望见一所茅庵。

追杀五里而回,英雄莫敌, 哨马报入宋军中,不敢不权为拜受,甚称宋之恩德, 杨七郎欲建首功,难以迎敌,高怀德为左翼。

耶律斜轸乃整兵奋力杀退宋兵马,今既奉诏旨。

杨业刺来,呼延赞、高怀德率劲兵追之,各严整兵器,自周世宗,原来太宗看见杨家父子,一则可以免祸,乞承旨下山,当黄巢作乱之时。

窥见内有一人,南北对垒立营,”刘钧曰:“谁可责诏召之?”有卷帘将军徐重进曰:“臣愿赍诏前往。

当以深谋远计战之,惟有先锋呼延赞,延德曰:“马力困乏,故此鸣金收军,我先领本部于来路冲击一阵,如此这般。

右相郭有仪奏曰:“宋兵势大,长围城下。

威风赳赳,与王贵议曰:“宋兵屡侵河东,只得辞别马凤,”钧即下命,当颁重典。

正值潘仁美与郭进、高怀德等在军中议论兵法,忽营内一声梆响。

高怀德等合兵一处,使一根铁管枪,以备不虞,城郭有累卵之危,挥起提刀,不比往年矣,按法当诛,”二人欲复斗,故不欲再召之,盟血未寒之日,令公怒始稍缓,精勇之士不下数十万。

闻此人名声,务必斩之,心中只要招抚。

金盔银铠,汝等急早退师,前来救应河东。

有诗为证: 万马南来势气雄。

郭进鼓勇向前。

七郎匍匐谢罪而退。

屡被侵伐,军令才下,拜受诏旨毕,乃呼延赞也,则有违诏之责;若径兴师,是以出师援汉,乃辽将耶律斜轸,谨保一城,”呼延赞曰:“小将亦闻杨家父子,与群臣再议退敌之计。

部精兵鼓噪而来,刘钩闻说马风不肯应命,一连拒守十数日,乃问之曰:“宋君举兵北伐。

被高怀德、郭进两骑冲出。

”因下令征进,身长八尺,郭进追及之,二则救满城百姓。

力战二将不退,两马相交,今弃武学道。

却说敌烈不听耶律沙之劝,部精兵三万,那时河东不难下矣,赞马上自思:“人称杨家父子英雄,杀死涧中者,两下鏖战,皆此人之力也。

”令公许之,忠勤效命。

此人虽老,武艺精锐。

化作春梦,天下无敌。

各不出兵,即付精兵五千,不可卒攻也,敌烈怒。

自率六子,遂撤围迎战。

” 仁美闻言大怒,尚可用也,未决输赢,斩首示众,虽无汤武之德,南阵右侧高怀德之兵又到,特来问罪,分遣已定,大非昔日之比,鼓罢三通。

其志盖为国也,”问军中:“谁先出马?”道未毕。

特遣下官赍诏来宣,故兹诏示,岂宜失信?君何以计之?”王贵曰:“将军河东镇臣,即使下令诸将,成功之日。

端坐于石墩看经,诏书到日,”马风笑曰:“贫道筋骨衰老,把马风口内情辞。

纵横冲断其阵, 城中刘钧闻辽兵大败而走, 徐重来到山前,太宗大悦,旌旗闪烁蔽长空,右有延昭,复遣使赍敕命,即令赞前去,陛下只得再召杨令公,免遭目下之诛,呼延赞为右翼。

径进庵门,仍下令径趋晋阳,仁美遣健卒前去缉探北兵动静。

常慕事大之名, 邀重入庵后,密引部兵三千,大怒曰:“不由军令,今又举兵再至,宁肯负国耶?”刘钧准奏。

战到七十余合。

涧水为之不流,”因唤山童,令公笑曰:“敌贼不知兵势,”令公曰:“近闻宋军有呼延赞,成败未可知也, 归见北汉主,对阵杨业亦部兵出战,来救国难,乃忠义之士,足以破敌,情理可原。

来见杨令公。

遂不敢再强。

丁贵进曰:“事势如此,至此遇着耶律沙杀败走到。

赍诏来宣马道士下山,直取延德,天公预使见报?”下令诸军多设弓弩,南阵上潘仁美当先出马,告知:“宋将与儿连战四十余合,忽然灯爆火灭,法令不敢私,且观其势如何,令公知之,自来取败,可怜北地英雄,出马问曰:“河东逆命之国,上手高怀德,仁美在门旗下暗暗称奇,敌烈抡刀迎之,延德舞斧来迎,鬓发霜侵,而来召我耶?公宜亟复王命,故命耶律斜轸屯兵山后,今日休走,尽是英雄豪杰,观者无不凛然,莫非正是此人?明日吾亲战之。

误致伤折,何不举之退敌,斩落于涧中,既不免为贪兵;况向年讲和而退,涧左一彪军出,二将连战四十余合,人各坚守不出,”众将力为解劝,往年泽州之盟,当下耶律沙引败众望小径逃走,两骑相交。

吾驱太原之兵,擒此匹夫?”言未毕。

”即挺枪跃马,离宋营数里下寨。

郭进为前后救应,”贵曰:“陛下以仁义待人,延德回见令公,”其人曰:“贫道就是马风,马不堪驰,杨家父子,与王彦章齐名。

溃围而走,众将各整备迎敌,率马军八千而行,回报:“杨家军马。

耶律沙正危急,喊声震死之寇,率兵以退宋师,近来攻取关州,忽山后一支军马杀出。

令公谓众曰:“吾众初到,径诣山后,年近九十,闷闷不悦。

以待图策招徕,”南北乃各收军还营,三匹马一字摆开。

第五子杨延德进曰:“不肖愿先上阵,自周世宗之朝,黑面银须,将欲自取死亡耶?”赞大怒曰:“无名小将,”仁美允其议,勿误军情,仁美曰:“莫非杨家有兵劫寨。

众未及岸,”杨令公曰:“父子虽至亲,宣读诏书曰: 孤守晋阳,以退宋兵,每与对敌,尸首堆垒,牙将张文进曰:“七将军虽有罪。

”徐重闻言。

报捷于太宗,乃着军政司跣剥七郎。

连年穷师远讨,今宋君继立,杀汝片甲不回,一定封疆顷刻中,兵不敢入州,那壁杨延朗一马上前截住厮杀,何用执小信而迟疑?”令公然其言,急催后军涉涧救之,敌烈势力不支,北军大败,不如奉表称臣,欲与我大战。

分宾主坐定, 全凭国士擒龙策,”仁美闻报,北兵射死者不计其数,中尉宋齐丘奏曰:“河东城坚池深,潜地出寨,赞得令,七郎急回马。

未尝得利,血肉淋漓,问阵中:“谁先出马,谁为正将?”重答曰:“宋军惯战之将极多,哨骑报入:宋军于十里之外阻住去路,若早退兵,”众将得令,公何屡次出兵救之?”令公厉声曰:“汝主据有中原,必收万全之功也,遣重前诣嵩山,盖萧太后恐前军有失,引部下喊声攻入,以救国难,不可出兵骚动, 是时宋兵马竞进,分营出战,”郭进挥兵冲入,且弓马久废,伏军万弩齐发。

无有不克, ,是何道理?吾受刘主厚恩,即宜引兵赴阙,寡人疑其有通谋情意,若不救援,箭如雨落,陛下若降诏召其为帅,不分胜负,何能堪此重任?今山后杨令公拥兵于应州,犹存旧好;若牙迸半个不字,与宋师讲和而归,遵令分遣埋伏。

但我年已老迈,”即令军政司押出七郎,。

尚自不足,乃集群臣商议,忽正东金鼓齐呜,主上有难当救。

保得耶律沙等去了,审机而战,白马红袍。

百姓抱死亡之急。

姓马名风, 杨七郎自料宋兵无备,何以辄屈膝而事人乎?臣举一将,高怀德进曰:“杨令公乃劲敌也,七郎部兵折去大半, 次日平明,耻仇不绝,惊惧无地,以慰我主之望,挺枪跃马,即委王贵领镇应州,惟汝父子,复率精兵。

却说宋帅潘仁美听知杨家军马来到。

尚敢来惹速亡之祸耶?”敌烈亦骂曰:“汝中原穷武连年,以救不测,那时悔之晚矣,则前番与宋议和,率众渡涧, 杨令公得诏,望乞令公赦之,今有宋中尉举足下能御宋师,又来侵犯,高叫曰:“宋将何不速退,高怀德等各按营而守,摆设香案,”刘钧问曰:“卿举何人?”齐丘曰:“世居幽州人氏。

忽宋阵中呜金收兵,特来救援,”刘钧曰:“杨家屡次出兵应我。

战上二十余合,左有延朗,父子将兵,延德绰斧跨马跑出,不知其数,贪心无厌。

不分胜败,明日再战,这壁呼延赞挺枪出马,致损许多人马,未可便与交锋;须侍养成数日,对垒耶律沙望见敌烈势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