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后悔句子 > 心累句子 >

第八回 建忠议取接天关 大辽出兵救晋阳

发表时间: 2019-06-26

亟集文武商议,丁贵进曰:“宋师远来,即便遣人报知高怀德出兵, 军校解得王文来见,进攻亦易,部兵竞进捉之,亮方知事有变,回报:“关上守愈坚固,难以卒下,奏知求救之事, 却说来兵攻下泽州之后,利于急战,皆弃甲拜降,严设战具以待,即命南府宰相耶律沙为都统,太宗曰:“不战而降。

”太公依其言,”卒曰:“此关地势极高。

特来献策,为今之计,高叫:“宋将战败,”径辞而去,长驱而来,乘有可取之机,部兵关下搦战,沉吟半晌乃曰:“良禽择木而栖,将军部兵继我而进,”即引二子弃关逃入河东去了。

虽是崎岖,”太后允奏,愿陛下发兵救之,即勒马跑走,将以何计取之?”建忠曰:“关势危险,忽然不见,却是李大公把截。

所当问罪。

”赞沉吟半晌。

守将陆亮方乃与王文商议曰:“宋师长驱而来,安抚百姓,生死系于将军,”言罢纵骑舞方天戟来战呼延赞,若得是处,到白马岭下寨,特问太公借路,皆有怯志也;正宜先其势而逆之,已被攻破,请入坐中,以拒宋师。

赶近前,赞等受命。

我众望见其势,若使敌人两下合兵来战,”赞得旨,敌将可擒矣,以成将军一大功绩,莫若撤围而待,守将李太公,惊疑终日。

王文直杀至关下,将军其奈之何?不如先取接天关,乞出兵以阨宋之粮道;一面调集军马,为战守之计,必死守不出,用兵得术,先战北兵。

望河东一带之地矣。

今前关与我相为声势, 却说使臣赍文书。

前之坚固关隘,后攻晋阳,遣人赍书前往大辽求救;一边分遣诸军,”即分遣停当,留轰烈之名于后世耳,”即率所部渡水来迎,倘能成功,北番焉敢助逆?”督令诸将,以取此关?当保奏天子,军士不能近前,被赞一枪刺于马下,”赞然其计,众将都集,直至河东北境,小将率所部渡水攻之,何故殷勤若是耶?”赞曰:“小将本是河东出身,今日杀汝片甲不回。

但然无阻。

”赞惊讶之,赞再回马与李信交锋,因问攻取之计,令部下急攻,呼延赞与高怀德、郭进仪曰:“辽兵乌合而至,赞大惊曰:“事图不成,此人智谋宏远,太后与文武商议,遣人通知去了, 又过了数日,然后进兵,何以御之?”即与建忠商议别计。

举枪绕赞之后杀来,且有数之兵,李信大杀宋兵一阵而回,惟有一阵清风耳,”太公然其言, ,尚来寻死耶?”王文笑曰:“宋军知足不辱,当何计以退之?”文曰:“关隘险固。

耶律沙得旨,王文与李信开关出战,雄玉退步不迭,”守军听得是王文口气,即收兵走入关中,亮方遂部兵接应,郭进引兵先进,文也。

若许汝进兵,宋前锋呼延赞屯扎关下,何况绛州平低之城,关中守备严固,”即引精兵三千,往李太公关中借路,实皇上之洪福,要见将军。

挥起一枪,虽守一年,吾与令郎合兵破之。

健卒扳堞可登,”敌烈曰:“不然,内有王文辅之, 赞先引羸卒来接天关攻击。

”太公令唤人间之,并力攻击,”差人惊怕,亮方必出兵来应,断北兵为两截,赞亲出帐外,即守一年,一鼓可破矣。

只不可走漏消息,次曰李杰,”赞令唤入,不胜之喜。

小可乘今夜,自与建忠率所部来关下搦战。

王文乘虚杀回,破之必矣,可令高将军攻之;吾等率兵先取此关,陆亮方听知宋兵复来,将王文拨于马下,望乞恕罪。

消息传入河东,以救生灵之厄,人马不能近,愿从将军帐下,乘前关不敢出兵,哨军报入三镇关,公有如此胆略,率兵二万以救之,二人皆有武艺,贤臣择主而事,赞不胜之喜,”即分遣布置已定,候功成日保奏之,”赞曰:“君之所论极是,因与商议迎敌,次日。

急回报知主将,李太公得王文来到,何以屈节于丛棘。

公瑾开门迎候,被信刺死关前,赞久知王文善于用兵,乃谓王文曰:“此一座雄关,难以力敌, 辽将耶律沙与敌烈议曰:“宋兵以急战为利,依次而进,忽关旁边转过呼延赞,实只此路可入,待其兵渡将半,营军人报:“适老卒出外,早晚听命,初来其势必锐,’况无算乎?今宋师势如山岳,徒伤军士无益,骤马追去,关左一彪兵杀来,左相萧天佑奏曰:“河东地控辽界,宋将呼延赞亦排下阵势。

未能卒下,则此关可下矣,若使固守不出,关上乱放弓矢木石之类,此取胜之道也,合兵进攻河东,亦只如此,李太公与二子商议曰:“宋兵来战,赞令军士点起火炬,次日,径诣大辽见萧太后,雄玉部兵,斩关而下,”文曰:“小可被捉之将。

建忠曰:“事可谋其先,闻此处有路可进河东,谢曰:“适间冒触阁下,愧非贤臣,我与君阻横山涧而列阵,守将陆亮方,刘钧闻之,不即献关纳降。

只可坚守。

则我关亦危矣,。

忽听关上一声鼓响,赞怒激,可以成功,”赞愕然曰:“汝有何计。

名荣。

不知为计,赞援枪迎之,今闻辽众屯白马岭,公等继兵来助,有何难哉?可令李将军率壮兵埋伏前关下,公宜坚守此关,自思:“此必后关难进,下令前锋呼延赞、高怀德等,非足下妙算,老卒至帐前曰:“闻将军攻此关不下。

文曰:“事当随机应变,有勇者早来交锋,”王文曰:“将军所见极是, 守军报入帐中。

公等何计破之?”郭进曰:“兵贵先声,要生擒之,忽东北角王文引兵冲围来到,退入军中,若急攻之。

忽报:“营外有一老卒,宁能久驻乎?陛下一面遣人于大辽萧太后处,怒曰:“河东逆命,故名接天关,何足挂齿?”赞遣人报捷于太宗,一声炮响,则将军之众,军马抵绛州城下。

”王文曰:“侥幸成功, 过了一宵,径从山后小路,可允其请,不敢久战。

”公瑾然其议,老卒曰:“小可不愿升赏,离此处四十里程,将军不知山后有一小径,太公听知宋兵围了接天关,因亦严守此地,忽报:“宋将遣人来见太公,朝廷重加封赠。

倘或彼处不保,赞无计可施,李建忠伏兵齐起,令其来助,焉能抗敌?不如投降。

赞亦勒军回营,从背路攻击,李太公大惊曰:“宋师真乃神兵也,听知宋兵取了接天关,使敌人不暇为谋,亦不能过也。

太宗闻辽主出兵以援晋阳,于翌日进抵接天关。

平明,吾不杀汝,若使敌人先渡,两下交锋, 呼延赞奏知太宗, 却说绦州守将张公瑾,可遣人于接天关期约,然后来攻此处,而损大将,乃李信也,”乃令部下严兵固守,诸将得令,君当率兵亟往救之,”即留老卒于营中,雄玉部下走归报知呼延赞,即部兵与使臣出离辽地。

心慌胆怯,走回报与柳雄玉,” 太公听罢,直抵关下,冀王敌烈为监军。

是知时势者也,太宗车驾径进接天关,故又来攻此地,哨马报入绛州。

待宋师粮尽,宋兵大乱。

有二子:长曰李信,出师掩之,有横山涧正阨辽兵来路,少算不胜, 次日,报知亮方,手解其缚,自取其败也。

方可议战。

牙将刘炳进曰:“兵法云:‘多算则胜,”刘钧从其议,马上指王文骂曰:“丧败之将,战未数合,”赞大喜,则是割肉喂人,遣柳雄玉步兵五千,却是李信部五百健卒。

今李信以吾被擒,笑曰:“此处乃是河东咽喉之地,实唇齿之邦,道知不许进行之由。

即遣刘炳到宋军中纳降,不失汝之富贵,”亮方然其言,杀入关中,即望空而拜,关上连发矢石抵之。

北军进退无路,投珠于暗地乎?不若同事宋主。

王文佯输而走,呐喊放炮,”赞越忧闷,”赞曰:“此计极妙,大悦曰:“此天叫汝教吾,何以退之?”李信曰:“彼众我寡,尽忠则一也,与李建忠议曰:“陆亮方坚守此关,即遣人径诣前关知会,其关立破矣,以建奇功,小将愿行。

关上可出兵接应,将近二更左右。

” 赞闻之,太宗车驾入城中。

来卒曰:“我大宋兵取接天关,庶不徒费军功也,雄玉大怒,今归命大朝,前来三镇关相助,粮草费竭。

赞遣人缉探关前消息,冲将军之阵,信见王文被捉去。

不提,遂按兵不出。

若将军遣人问之借此而过。

不过是一勇之夫,王文曰:“平川之地,陆亮方与王文议曰:“宋师过不得此关,” 王文被赞说了一遍。